导航菜单

走出疫情 除了政策还靠什么?专家分析了这几点-华城连环杀人案

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金人数五倍于历史最高纪录

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以政府拉动为主的公共投资来发力,带动上下游产业发展。现在中央也提出了新基建,比如说建基站,对于上下游就有很多带动,还没包括设备。这个过程中要顾及节奏和效率。

3月12日开始,央视财经新媒体推出财经云直播系列专题直播,聚焦全球市场,紧追热点行情。

伍戈认为,从疫情的高峰而言,中国和欧美大概有两个月左右的时差,中国的复工、复产也至少领先于海外两个月左右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每个国家目前面临的主要矛盾不完全一样。国外现在很多政策都是疏困型,不管多少万亿,把钱撒给企业,撒给家庭。而中国主要面临的是总需求不足。所以,中国的政策,要从前期央行的定向贷款、专项补贴这些以疏困为主导的政策,逐步往以需求拉动为主导的方式来演进。客观上讲,只要需求上来了,上下游的很多中小微民营企业才能真正走出来。

所以我个人更担心的是,从总量上而言,由于国外的外需急剧下挫,使得我们出口同比增速会出现急剧下挫,国内大量出口产品没办法送到国外。不仅仅是产业链的问题,是整个需求断裂的问题,这个我觉得比产业链可能更加急迫。

特别还想提到一点,就业指标和实体经济或GDP之间不完全是同步关系,失业数据往往是滞后的指标。如果预计未来西方或者是全球的经济现在还没有到底,那就意味着失业率可能还没有完全达到顶峰,申请救济金的人数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到达顶峰。

伍戈表示,以G20为平台,能够让我们感觉到人类共同合作的曙光,如果这次能携手应对好疫情,或许大家就能进一步感受到全球信息共享、全球医疗资源共享,还有全球理念共享是多么重要。

走出疫情 除了政策还靠什么?专家分析了这几点

接下来的走势,我觉得在很大程度上还是取决于国际疫情的发展,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。目前,特别是美国和欧洲的疫情还没有到达峰值,数字还在不断攀升当中,这是决定未来资本市场最重要的主线。

公共投资应成为发力点新基建可期

担忧全球需求链断裂风险伍戈:空客和波音飞机的产业链异常复杂,那么巨大的机械体,零件是由全世界各个国家高度分工、合作组建而成的,一个零件没有人生产,可能生产链就陷入很窘迫的境界。

伍戈:很多人认为,股市、债市都有泡沫,当疫情来临,过去很多既有结构性的矛盾都会凸显出来。从宏观或者从基本面而言,我认为股票资产价格一定是对应未来收益率,也就是说现在股票价格的反应或者资本市场的反应,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这些行业未来现金流下滑。

中国幸运的地方在于,和其它很多国家单一的产业结构相比,总体而言中国产业链上下游比较丰富多元化,即使遇到这些冲击,很多国计民生的产品,现在都能自给生产。但是在精细化分工的情况之下,我们又很难独善其身。

G20特别峰会视频会议召开,各国领导人会后联合声明,将竭尽所能,动用现有一切政策工具,最大程度降低此次大流行病对全球经济和社会造成的损害,恢复全球增长,维持市场稳定并增强经济韧性,包括准备向全球经济注入超过5万亿美元资金。

伍戈表示,一国经济要走出疫情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应对的速度和公共投资的力度。在常态下,如果公共投资过多,会挤压民营投资,使得民营企业感受到难和贵的问题,但是这次疫情是百年不遇的全球公共卫生事件,也中国建国以来最大的公共卫生事件,可能出现罕见的内外需低迷,作为微观主体特别是私人企业或者民营企业,预期容易悲观,如果悲观持续下去,你不消费我不消费,你不投资我不投资,整个经济就容易形成不断通货紧缩的恶性循环。

大国“聚会”如何携手应对危机?全球经济和产业链怎么挽救?各国走出疫情除了政策还靠什么?央视财经主持人张琳连线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,一起展望未来。

伍戈:美国最新的首次申请失业救济金的人数大概是328万,这是什么概念?历史上首次申请失业金的人数最高的时候是在1982年,大概是69万左右,当时有世界经济危机。现在的328万大概是最高历史纪录的五倍,也远远超过上一轮次贷危机时申请失业救济金的人数,当时大概66万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讲,现在整个世界的经济或者是金融市场仍然受到了疫情的严重冲击。

  走出疫情各国存在时间差需因时施策

国际疫情发展决定资本市场走向

经济全球化会产生互相拉动作用

G20是一个很好的平台,它代表全世界最重要的20个国家,在过去十几年的经贸合作中,发挥了重要作用。我们也寄希望于这个平台能够进一步推动人类共同应对挑战,从经济角度而言,大家都会有互相的拉动作用。